您好!欢迎访问甘肃省水利厅网站!

公元 月 农历 年 [ 年 ]
  |  

【看二期 话引洮】攻坚,“啃”下最难啃的“硬骨头”

来源:甘肃农民报

发布时间:2021-09-30

浏览次数:

【字体:

开栏的话:

泱泱洮河,润泽陇中。9月28日,伴随引洮供水二期骨干工程通水,甘肃人民渴盼半个多世纪的引洮工程,主体已全线完工。约四分之一的甘肃人稳定告别“靠天吃水”的历史。

引洮供水二期骨干工程的建成通水,既是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甘肃重要讲话和指示精神的具体行动,也是向党的百年华诞、新中国72周年华诞的献礼。为全面展现引洮供水二期骨干工程建设中的艰辛历程及受益县区发生的新变化,从今日起,特推出“看二期 话引洮”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新甘肃·甘肃农民报记者 宋振峰 侯小宝

在引洮供水二期工程的隧洞中,全长10.4公里的总干渠22号隧洞有四“最”:竖井最深、斜井最陡、涌水量最大、塌方最多,是整个工程建设中难度最大的“卡脖子”洞段。

2020年10月17日,历经五年的攻坚克难,这块位于通渭县华家岭的“硬骨头”终于被“啃”下,标志着引洮供水二期工程总干渠全线贯通。

2021年9月28日,伴随着引洮供水二期骨干工程通水仪式的举行,清凌凌的洮河水穿过22号隧洞,流向陇中旱塬。望着眼前的一切,以省水务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为代表的水利建设者们激动万分,不禁想起了这背后的酸甜苦辣……

放弃后的接续

谁都没想到,只有6544米的引洮供水二期总干渠22号隧洞出口段,这么难打。

2015年年底,率先中标的一家公司开始进场施工。可他们打了一阵子斜井就发现,这不足1公里的出口段,虽然属于硬度很高的花岗岩,但破碎严重、稳定性极差。爆破后,不易成形且易塌方。

此外,地下水渗水严重,每天最大涌水量高达3888立方。若不及时抽排,水位一天就能达到齐腰深。

困难远比想象中要大。经过反复抉择,最终,他们选择放弃,转身离开。

建设者们明白,工程还得继续,要是这样搁置下去,总干渠全线贯通的目标就无法实现。

新一轮的招标开始后,山东水利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挑起了这副重担。

为确保工期顺利完成,省水务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和山东水建公司决定,将出口段分为4个工作面来打,确保隧洞贯通。分别是,1个竖井,2个斜井,还有1个出口工作面。

要打这个竖井,就得从华家岭山顶往下打,总深达300米,这在水利工程中极为少见。因为竖井超过100米,就不能采用传统的水利施工方案,而是要创新手段,借用煤炭施工技艺。

“可如果不打这个竖井,按照传统从头到尾式的爆破掘进方式,工期可能要拖延5到6年。”山东水利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项目部常务副经理李文瑞说。公司引入辽宁东煤集团有限公司的煤矿专业施工队伍,这才打通了竖井。此外,出口段内的两处斜井,坡度达22度,也是水利工程中少见的大坡度斜井。

斜井之陡、竖井之深、涌水之大,可以说,22号隧洞出口段将水利工程中存在的问题遇了个遍。但更棘手的,还在后面。

塌方下的行进

为了最大程度确保施工安全,建设者们采用了“弱爆破、短进尺、强支护、勤量测、快封闭”的全断面掘进技术。可时大时小的塌方,出现了13次。

“最大的一次,处理了3个月。”李文瑞告诉记者,2019年4月22日,在3号斜井段,当施工队打到华家岭邵家沟大山沟道段时,没想到,遇到了断层。

大塌方出现了。大量的水和泥,瞬间涌了出来。刚挖成形的隧洞,就这样被毫不留情地“糊”住了40米。

“正常情况下,一天用两排炮,就能打通4米,10天时间就能穿越这40米。”李文瑞说。但被泥浆堵住后,前功尽弃,光是排水和清除淤泥,就花费了2个月时间。施工队有三个班,一个班7到8人,工人们就一直轮班坚守,艰难地向塌方处前进。

等到了塌方处,真正的考验才到来。施工队需要用水玻璃等可以快速凝结的材料,对塌方段进行化学灌浆,不让滑坡体流动。“平时是先打洞再进孔,现在是先进管再打洞。”李文瑞介绍,塌方段顶端使用的是特殊的管材——遇到泥浆可以穿进去的地质空心管。管子打好后,每清理50公分,又采用一回全封闭的钢拱架,加强支护。

就这样,前前后后用了3个多月时间,终于打通了这40米。

同样,2019年6月15日,2A号竖井段出现的塌方,所有施工人员也是日夜奋战,用两个月的时间完成了疏通和加固。

坚守中的奉献

一次次的塌方,一次次的成功修护,一次次的艰难掘进。施工人员与家人团聚的时间少了,洮河水流入陇中百姓家的日子近了。

2019年4月那次最大的塌方出现时,李文瑞始终坚守在现场。可大家都不知道,当时他的母亲生病正在住院。他匆匆赶回去看了两回,又紧接着返回项目地继续工作。

“出门在外干工程,对家人有太多的愧疚。但能够通过自己的一点付出,让家乡老百姓早日吃上洮河水,想想也值了。”李文瑞说。

2019年初,刚分配到这里的“90后”小伙彭加胜,就遇到了4月的那次大塌方。担任技术负责人的他,白天和施工人员沟通解决方案,晚上编写材料,忙个不停。

彭加胜的家在武威市凉州区。那会,恰好是一岁的女儿过生日,在工地上忙碌的他,只能通过视频祝小宝贝生日快乐。“虽然有点小遗憾,但工程安全事关重大,既然选择了,就要全身心投入。”彭家胜说,他平时一个月才回一趟家,陪家人两三天后,就赶快折返。“有时能在家多休息几天,可心里还是不踏实,时不时总要瞅两眼手机,生怕工地上有啥事。”

项目部唯一的姑娘蒋银娟,也是名“90后”。爱说爱笑的她,是项目部的“开心果”。“待在这艰苦的环境下,出去一趟都不容易,怕是找对象都难。”同事常和她打趣。

可蒋银娟不在意,学习工程测量专业的她,热爱这份资料员的工作。尽管常常写质量评定等资料到手麻,整理文件到晚上12点,但她依然选择坚守。亲身体会过通渭、会宁等地吃水的不易,蒋银娟希望通过自己小小的努力,改变这一现状。

在项目部,做质量检测的张永琛忙时没法回家,爱人就抱着孩子来看他;来自平凉市泾辰水利监理公司的王雨君,等这个项目完工后,又要奔赴下一个未知的城市……

他们是平凡的“水利人”,一心负责的“建设者”。同样,他们也是不平凡的“造福者”,始终追梦的“贡献者”。

正是因为他们的无私奉献、不懈创新,引洮供水二期骨干工程终于啃下这最难啃的“硬骨头”,圆满收官。

洮河水,已奔涌而来。

相关阅读